当前位置:首页 > 科苑往事
田雨三:我对从事地下工作的一段回忆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校友总会 发布时间:2016-02-01 【字号:

  一、张轸率部起义

  1946年春同乡李力民介绍我与中共开封地下党的领导人之一方敬之相识,并开始在方的直接领导下从事地下工作。  

    方敬之是中共中央局城工部开封工作委员会(简称晋冀鲁豫开封工委)的常委。他的主要工作在开封。我当时是开封高中的英语教员。1947年3月河南大学校长姚从吾聘请我为英文系讲师兼校长室秘书。  

    地下工作是单线联系。方敬之指示我要利用职务的方便条件和社会关系开展工作,并尽量争取国民党上层人士的同情与支持。方还交代我地下工作应注意的事项。  

    李力民是我的小学同学。他是以国民党保安团营长的公开身份作掩护,为党工作的地下党员。他替解放区购买弹药和通讯器材,并用保安团队护送出城。李还以军官身份视察城防,绘制地图送往解放区。保安团团长张绍儒也是地下党员。方敬之就住在张团长公馆。  

    我是河南大学英文系毕业的,比较熟悉河南大学的情况。校长姚从吾是河南襄城县人,我也是襄城县人,我们是小同乡。他认为我是后辈,使唤方便,对我很信任。我有姚从吾校长秘书的头衔,对我做地下工作也会起掩护作用。姚兼任国民党三青团的中央干事,国民党三青团内部的秘密文件经常不断地下达到姚校长办公室,由我签收、管理。姚从吾原是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蒙古史专家。1946年调到河南大学当校长。他既是学者,又是三青团的高级领导。他身兼数职,不经常到校办公室。因此,凡是给他寄来的密件,我都或抄录或将原件直接转给方敬之,方对此非常满意。1947年4月方敬之郑重地告诉我开封市党组织批准我加入中国共产党,预备期一年。我非常兴奋,当即表示要更好地为党工作。  

    姚从吾寒暑假都要回北平探亲。他在开封炉房胡同的公馆,只有一个老校工看门,也由我代为管理。这样,校长办公室及其公馆都成了我和方敬之联系、开展活动、介绍进步青年到解放区的秘密联络点。  

    那时在全国范围内正掀起波澜壮阔,一浪接一浪的“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的游行示威活动。河南大学自然不会例外。学生们对国民党的黑暗统治、倒行逆施、贪污腐败等等早已深恶痛绝。他们的活动我都积极支持并给予方便。  

    学生运动中表现突出的学生领袖自然会受到国民党三青团反动学生的告发,继而逮捕入狱。在这危险紧张时刻,我都想尽办法帮助这些学生隐蔽起来,及时联系让他们到豫东解放区去。其中最突出的学生有陈家琎(河南许昌人),他是英文系我教的学生。他到解放区去后当新华社记者,后来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西藏分院副院长。  

    1947年冬的一天,方敬之对我说要想方设法争取国民党高级将领的起义。河南军政界第一要员是国民党13军军长、第五绥靖区司令官(后兼河南省主席)张轸(张翼三)。方敬之问我有没有熟人关系与张轸进行联系,动员张轸率部起义。我当即对方说,张轸的女婿张尹人是我在开封高中时的同班同学,又住在同屋宿舍,在河南大学又再度同学。我们的私人感情很深,连他的妻子张世佛(张轸的长女)我也很熟识。方敬之听了喜出望外,马上握着我的手,激动地说:“太好了!太好了!”  那时张尹人刚结束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在黄泛区的救济工作,回到开封。他在河南扶沟县当过半年黄泛区工作队队长,同解放区救济总会的共产党干部接触频繁,因此对我党的各项政策、解放战争的形势等方面有所了解,对共产党的干部也有很好的印象。按照方敬之的要求,我找张尹人谈,希望他能为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贡献。当然我们彼此都很清楚,此事事关重大,情况复杂,是个惊天动地的大题目,文章并不好做。  

    1947年底,我函请张尹人到炉房胡同姚校长公馆与方敬之叙谈(姚那时已回北平)。虽初次见面但双方都有所准备,谈得很诚恳,亲切,气氛十分融洽。方敬之对张轸的历史情况和政治倾向了解得比较清楚,谈话的主要内容是分析张轸起义的可能性,并鼓励张尹人增强信心。方谈话有条不紊,切中要害,使张尹人对这位共产党培养出来的二十多岁的青年干部就担负如此重大任务敬佩不已!张尹人表示根据张轸的政治倾向,有起义的可能性,可以先作试探。当然还要看解放战争发展的形势。此后,在河南大学校长办公室内,方和张两人又多次晤谈。  

    随后方敬之和张尹人都先后到张轸司令部的所在地河南信阳。方就住在张尹人家。  

    方敬之到信阳后,不断给我捎信,要我努力工作。我也复信告诉他,我还要用我的笔杆揭发蒋介石和国民党的黑暗与腐败。来往信都是由李力民亲自转送的。  

    这时解放战争节节胜利,不断打败美式装备的国民党军队。淮海战役取得了决定性胜利。黄淮兵团被围歼,兵团司令黄维和85军军长吴绍周二人被俘,110师师长廖运周起义,吴、廖二人都曾是张轸的旧部下。1949年1月淮海战场上国民党杜聿明军团彻底崩溃。国民党中央委员、徐州“剿总”中将副总司令兼前线指挥的杜聿明也被解放军俘虏。这一切情况对张轸的思想震撼极大。张轸不再持观望态度。  

    张轸毕业于日本士官学校,不是蒋介石的嫡系。在河南的国民党军政要员中,张轸算是比较开明的,有政治头脑,有眼光,看到国民党蒋政权大势已去,识时务者为俊杰。  

    张轸内部的情况是复杂的,起义并不简单,副司令官朱其平坚决反对张轸起义。朱其平跟随张轸十多年,很受张的信任。原担任张的参谋长,由于蒋介石的规定:凡不是陆军大学的毕业生不能当参谋长。朱是日本士官学校毕业的,张只好将朱提升为副司令官。朱其平和张轸对起义的争论与矛盾开始在张轸到开封接任河南省主席的时候。朱坚决反对张轸在信阳收编地方武装,作为起义的资本。朱不仅与张面对面争论,而且亲自出马利用手中的权力进行破坏。首先扣发了1948年12月31日以河南省参议会议长刘积学为首的逼蒋下台以谢国人的“亥时”电报。1949年春节前趁张不在,朱谎报军情,匆忙下令撤退。朱其平不听张轸的指示,彻底破坏平汉铁路浉河大桥,并炸毁武胜关铁路隧道。这些阴谋诡计的目的就是破坏张轸起义。这时张轸起义的决心已下,对朱不再言听计从,朱感到黔驴技穷。与此同时,张轸身边的亲信涂建堂师长、程晓沧处长、军需处长等官员及张轸的女婿张尹人、女儿张世佛在方敬之、丁一、苏东林的领导下共同努力,对朱斗争,使得朱其平在信阳不能立足,被迫离开了驻地。对朱其平斗争的胜利铲除了张轸起义的一大障碍。  

    1949年元月初,张轸派女婿张尹人作他的代表,由方敬之、丁一陪同去开封(开封已解放),受到第二野战军副政委邓子恢的接见,张尹人表明了张轸起义的决心,邓子恢表示欢迎。回信阳后,方敬之向张转达了邓老的意见:希望张轸起义的时间在解放武汉时,配合解放军南下,影响会更大。  

    1949年5月15日张轸终于在武汉解放前夕,率领辛少亭、鲍汝澧、涂建堂、张继烈、张玉龙各部两万多官兵,高举义旗,投向人民。至此,河南全省得到和平解放。  

    经过方敬之等地下党领导一年多艰苦细致的工作,张轸起义最终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张轸率部起义的意义重大。他对人民立了一大功。双方不以炮火相见,人民免遭生灵涂炭。  

    二、我的笔伐  

    1947年2月至1948年6月,我以读者投书和通讯报道等形式,每篇都用不同的笔名,用英文撰写《大人物》,《小统计》,《不安定的开封》及《河南的今天和明天》等14篇文章,连续发表在美国人鲍威尔在上海主编的英文版《密勒氏评论周报》上,向中外人士揭露国民党的黑暗统治。《小统计》一发表,就有人译成中文发表在《国讯》杂志上。《河南的今天和明天》是用数据和事实证明解放河南势所必然。文章刊出不到一个月,开封即获第一次解放(1948年6月,解放时间约一周)。  

    开封第一次解放后,我随从嵇文甫教授为首的河南大学教授、副教授、讲师以及眷属70余人乘坐解放军的汽车浩浩荡荡奔赴解放区,受到解放区党政军和人民的热烈欢迎。我被分配到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附近的新华社英语广播部作英文编辑,从此开始了新的战斗。 (2004年7月30日 写于北京)  

    ☆ [注] 黄泛区:1938年6月日本侵略军向中原地区进犯,侵占了河南开封,逼近郑州,国民党军队溃退。蒋介石为了阻止日军前进,在郑州北面的花园口(地名)炸开黄河大堤。河水泛滥,淹没了豫东、皖北、苏北三个省的44县,54000平方公里土地,受灾人口1250万,淹死89万人。这是“黄泛区”的幅员和灾难。1947年3月在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协助下堵住决口,黄河回归故道。解放后改造沙荒地,营造防护林,建立农场。 

    ☆ 作者田雨三,男1914年生,河南省襄城县人。河南大学英文系毕业。1938年陕北公学毕业。曾任河南大学图书馆馆长(1950-1954)、中国科学院对外联络局翻译室主任(1954-1962)、中国科技大学外语教研室代主任(1962-1975)等职。1975年离休。主要著作有:英语注释读物《人物特写》(1961)、《数学的奇境》(1964)、《地球的过去和现在》(1965);主编《常用科技英语词汇》(1962);编著《英语省略句》(1981),以上各书均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编著英汉对照《圣经典故与用法实例》(1998年与夫人胡君倩合编,中国科技大学出版社出版)。

附件下载: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