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院友风采
封东来的N个“第一次”
文章来源:中国江苏网 发布时间:2016-01-13 【字号:

   1月8日上午,中共中央、国务院在北京隆重举行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江苏省盐城中学1990届校友、教育部长江特聘教授、复旦大学教授封东来领衔的科研项目“铁基超导体电子结构的光电子能谱研究”荣获2015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一等奖仅一名)。

  1月9日、10日,盐城晚报记者采访了封东来的家人、老师和同学,探寻这位青年科学家的成长之路。 

                             
                                                                              封东来人生第一张奖状。

                             
                                                          封东来(左一)和老师卢惠林(左二)、同学合影。

                             
                                                     封东来的父母向盐城晚报记者展示儿子第一张照片。

                             
                                                     1983年8月16日《盐阜大众报》,封东来第一次见报。

                             
                                                                           
 中国科技大学录取通知书。

                             
                                                    
 封海安制作的儿子初一年级的“成绩记录分析表”。

  第一次见报在11岁 

  1972年10月8日,42岁的响水邮电局员工封海安生了个儿子,取名封东来。由于前5个都是女儿,中年得子来得尤为珍贵。不久后,封海安的父亲写来一封信,在信里提醒儿子说,小儿子不能够惯坏了,否则将来成逆子。封海安在喜悦之余,牢牢地记住了父亲的提醒。

  1月10日上午,盐城晚报记者来到封海安市区的家中。他从房间里翻出厚厚的剪贴簿,一张张与儿子相关的照片、资料,整齐地收纳其中。封东来的母亲刘银明指着一张照片说:“这是东来的第一张照片。他8个月就会说话了,第一个词是‘鸡子’。那时家门口有人养鸡养鸭。”

  在那本影集中,封东来各个时期的照片都有。有婴儿照、证件照、毕业合影、大学军训光头照等等。在另一份剪贴簿里,记者看到了封东来的第一份奖状,由东方红小学颁发的,封东来同学在幼儿班第一学期被评三好学生的奖状。那是1979年1月20日的事情。

  1983年8月16日,《盐阜大众报》头版中下位置刊登了一篇“豆腐干”大小的消息:《市少年宫举行智力测验对抗赛》。在这篇连标点符号在内一共178字的稿件里,倒数第二句话的后半截有“东方红小学的封东来与城南小学的刁文凯并列第三名”的字样。这张报纸,整整齐齐地压在剪贴簿里,像新的一样。

  “东来大大小小的物件,我基本上都保存着,”封海安告诉记者,这就是他对儿子的爱。

  第一次被父亲打 

  和大多数孩子一样,封东来年少时也很顽皮。和大多数父亲一样,封海安也打过孩子。“一共大概三四次吧,打孩子不是目的,是为了让他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封海安记得,第一次打孩子,是因为封东来和一群小朋友躲在桌子下面玩火。周围就是空的电缆盒。“木头做的,容易着火,说了又不听,就打了一下。”

  刘银明记得清晰的是另一件事情。当时一位同事有急事,封海安夫妻俩赶去帮忙。完事后回到家中一看,完蛋了!封海安收藏的邮票,被宝贝儿子拿出来显摆,小朋友们一哄而上,你一张我一张,大伙儿分了!那一回,封东来也被父亲打了。

  “遇上这种事情,我们夫妻分工很明确。打过儿子之后,我也被她(刘银明)训,但回过头来,还要一起问儿子,知不知道哪里错了?为什么错了?”封海安笑了笑说,那时候,儿子大概八九岁吧,上小学了。

  上了小学后,刘银明每天给儿子1毛5分钱买早饭。可过一段时间,封海安发现儿子实际上没吃早饭,把钱省下来到路边书摊上看书了。这事儿让他很急,专门找儿子谈了心。经过友好协商,父子俩约定,早饭不能不吃,想看什么书,爸爸来买。

  “那时候,我就开始关心他看书的问题。《岳飞传》、《杨家将》、《包公案》之类的,忠诚良将的连环画,我给他买,到了新华书店就翻这些书。这些孩子可以看。”封海安说,后来有一天,他去检查封东来写作业,儿子看到父亲来了,立刻将一本书收到抽屉里。封海安抢上前一看,是一本闲书。

  “我跟他说,从今往后,这种书不准你再看,被我发现了,立马撕掉!”封海安讲,少年时期,封东来看的书,基本上都要经过他的“审查”。

  第一份成绩记录分析表 

  小学四年级时,封海安给封东来搞到一本日本数学难题集,要求儿子每天做一两道。为了确保效果,他自己也提前做一点。当封东来不会做时,封海安不是立刻解答,而是要求儿子一想再想。

  “有一天早晨,他(封东来)爬起对我说,昨天那道题,我终于想出来啦!”封海安说,现在想来,那是儿子第一次表露出科学家的气质。

  初中,封东来进入盐城中学读书。从那时开始,封海安为儿子制作《成绩记录分析表》,纯手工绘制。每个学期、每门科目都记得清清楚楚。记者看到,初一那年,封东来期中考试平均成绩93.4分,期末考试平均成绩96.5分,“备注”一栏还写着“得奖学金8元”、“评为三好学生”。

  这项工作封海安一直干到儿子留学美国才截止。在那本厚厚的“东来学业成绩及大学通信笺”中,儿子成绩的点点滴滴,几乎都有反映。

  “我一边给他记录,一边分析给他看,时间久了,他也能自己分析分析,”封海安说。他还给儿子制作了“封东来课外活动时间安排表”。从表上记者看到,少年封东来从早晨5:40一直忙到21:30,学习活动张弛有度,颇有意思。

  第一所高等学府是中国科技大学 

  1987年,封东来考上了盐城中学高中,班级里54名同学,一个年级6个班,班上学生一半是城里孩子,一半来自各个县区。封东来的同班同学马金明告诉盐城晚报记者,那时高考还处于“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时期,考上一所好大学,成了所有盐中学生共同的目标。

  马金明印象中的封东来,显得特别聪明,人际关系处理得不错。那时开始流行金庸的武侠小说,大家你上册我下册地合伙借书,交换阅读。下了课,三三两两地讨论武打招数。此外班上还有人正儿八经研究《红楼梦》。马金明说,他记得封东来上课时偷偷看过武侠小说。

  “当时盐中校办工厂里组装燕舞收录机,我们弄了一台,听磁带,邓丽君、龙飘飘什么的都听,”马金明说,封东来喜欢听什么记不得了,只记得上大学时,封东来听林忆莲的歌。在封海安的那本相册中,记者还看到封东来大学宿舍的墙上,贴着周慧敏的招贴画。

  但是,到了学习环境里,大伙儿一点都不含糊。马金明回忆说,当时没有太多的课外辅导材料,大家完全是在课堂上消化老师的知识。老师讲得很负责任,每道题几种变化,讲得清清楚楚。到了做作业时,同学们也能很好的把握要点,尽快解题。没有辅导班,没有题海战术。

  “感觉吧,那时我们学得很轻松,”马金明告诉记者,他的孩子正读高三。与当年相比,总觉得现在的孩子学得太苦了。

  封东来的语文老师陈玉柏证实了马金明的话。已经退休的陈玉柏回忆说,作为一名教师,或许那是最好的时光。那时候,学生很淳朴,老师尽一切可能地教,学生尽一切能力地学。教学相辅、目标一致,成效很容易体现出来。

  1990年的高考中,封东来以总分590的好成绩(政治80、语文77、数学100、物理100、化学93、生物63、英语77)被中国科技大学录取。这是他人生的第一所大学,几年后,他进入复旦大学读硕士,美国斯坦福大学读博士,人生进入飞跃阶段。

  第一份家书:我不会省钱的 

  在陈玉柏的眼中,封东来这个同学,人很聪明,但想法很多。从交上来的语文作业来看,问题答得很好,字却写得很急,“感觉要匆匆忙忙做另一件事情。”

  陈玉柏回忆说,在全班同学中,封东来是一个很特别的学生。一方面,他成绩很好,基本保持班级前茅;另一方面,他并不依赖教育教学体系,有自己个人的见解和想法。这些特质不是别的学生没有,但两者兼具的人很少。

  “在中学时光,能够独立思考,精神层面保持自由的学生是不多的”,陈玉柏说,他也发现,封东来虽然有自己的想法,却从不做出格的事情,这也是一种智慧。

  1990年9月7日,刚刚入学参加军训的封东来,寄来了第一份家书。这是一个好孩子的家书样本,他详细地向父母讲述了自己大学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从军训的服装到人员的分配,从早饭的内容和价格,再到“每个菜里有七八个肉片”,理发多少钱、洗澡多少钱,几乎都向父母讲了。为了让父母放心,他甚至表示“我不会省钱的”。

  封海安说:“一直到他上大学,我心里才稍稍放心一点。然后着手给他准备大学时期的成绩记录分析表。不过,也没坚持几年。他已经不需要这些了。”

  (原标题: 科学家封东来的N个“第一次”)

       (封东来,曾经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习,现任复旦大学教授。)

  (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附件下载: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