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院友文稿
柳传志:怀念亲爱的父亲
2003年9月15日
文章来源:柳传志 发布时间:2015-05-19 【字号:

  我在协和医院的病房里守着您,不祥的预感阵阵袭来,那个时候我就想过,如果那个不幸的时刻真的到来,一定要我们对您的一生说几句什么,我该怎么说呢?

  1984年的冬天我到深圳出差,您从香港赶过来看儿子,飘散的头发,满面的风尘。当时您正在香港创办中国专利代理公司,时年63岁。

  今天的中国专利代理制度方兴未艾,如火如荼,去美国、去欧洲学习专利业务的中国学子纷纷返回祖国,这里已是硕果累累的沃土。然而20年前,这块沃土还是一片板结的荒地。一个完全计划经济的国家,专利法尚未生效,哪个外国人会相信中国会保护知识产权?又有多少中国人懂得什么叫知识产权?您住在香港上环蚊叮虫咬的陋室里,写出一篇又一篇介绍中国专利法的文章;您奔走在风里雨里,为宣传中国专利代理制度到各种会议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从上环的住地到华润的办公楼要走一个多小时,为了省下电车票钱,您就走着上班。

  一次下大雨您冻病了,您是60多岁的人了,爸爸,您这是为了什么呀?

  您圆满地处理了迪斯尼的案子,圆满地处理了维他奶的案子,一个又一个案子的成功,让外国人对香港中国专利代理公司的品牌开始有了信心,对中国专利法的实施开始有了信心,对中国改革开放的真诚有了信心。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总干事鲍格胥(Arpad Bogsch)、美国专利局局长毛新哈夫(Gerald Mossinghoff)、德国专利局局长豪依塞尔(Erich Haensser)、当年的美国律师、今天的驻中国大使雷德都是您的好朋友,是什么打动了他们?是您的热情、勤勉和真诚。

  90年代初期,香港中国专利公司已经是相当规模的公司了,资产也有几个亿了。您和妈妈住在华润大厦C座,那是一房一厅的斗室。我去看您们,看着慈祥的父母在一个不到8平方米的厅里忙着在地板上为我铺褥子、垫枕头,不由得热泪盈眶。您是谁呀?您不是一般的董事长,您是一拳一脚踢出江山的创始人哪!这么省俭,您是为了什么呀?!

  香港专利代理公司打开了局面,您悄悄返回国内,这一切仿佛和您毫无关系。您又开始了柳沈专利事务所的创建,从所有制关系讲,那应该是您自己的事业,但是一声召唤您又放下了柳沈,踏上了新的征程。71岁的老人受命去振兴苦苦支撑的香港法律服务公司,两年的时间公司上下一起努力,赢利了,红火了,兵强马壮了,您却累得连续大病。一次又一次,您这是为什么呀?妈妈和我们都心疼您呀,爸爸!

  您的才华风貌,儿女们不可能全部学到,而您做人的正直和清白是我们永远学习的榜样。“文化大革命”中,您自己刚刚被解放就去看望帮助还在水深火热中煎熬的老朋友们,结下了许多生死之交。我们院子里的老邻居赵大妈是一个孤寡老人,家里长年帮助她。在您被戴着阶级异己分子帽子、只发50块钱生活费的情况下,每月还要依旧给她10元钱,这就是您待人的真诚!这就是今天有这么多的朋友、同事来看望您,怀念您的原因!

  您一生做人清白,公私分明,而且不断教导我们。我们兄弟姐妹几个,工作性质不同,事业有大有小,但我们每个人挣的每一个铜板都是干干净净、清清白白,我们永远不敢忘记,我们是您的孩子!

  我17岁那年,突然面临严峻的考验,您和妈妈对我说,“我的孩子不管做什么,只要做一个正直的人都是我的好孩子。”这句话是多么刻骨铭心,刻骨铭心!爸爸您知道吗,就这么一句话,指导我好好走过了40年的路程!

  您和妈妈相亲相爱、相濡以沫生活了60年,这是世界上少有的爱得这么真挚的夫妻。就在17天前,您的生命已经受到病魔威胁的时候,您和妈妈隆重庆祝六十钻婚纪念,并题诗一首:

  结缡六十载,

  沧桑换人间。

  儿孙承欢笑,

  淡泊保平安。

  读着这首诗,看着您和妈妈相扶着,颤颤巍巍吹蜡烛的样子,我们的心中一面是痛楚,另一面是幸福。

  我和弟弟妹妹们团结友爱、情深意笃。在您的病榻前,在您已经没有语言能力的时候,我们都曾分别和您盟过誓,我们爱妈妈,我们会好好地孝顺妈妈!

  您临终前尽管没有来得及留下任何话,但是我想您一定没有任何不放心的事情。国家的未来是好的,家庭的未来也是好的。

  亲爱的爸爸,您安心地上路吧,我们永远怀念您!

  (柳传志,曾在中科院工作,现任联想控股公司董事长,执行委员会主席。) 

  (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附件下载: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