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院友文稿
郑远洋:母亲般的年级主任孙克老师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校友总会 发布时间:2015-05-22 【字号:

                    
                                                    前排左起第八位为孙克老师/后排左起第五位为作者  

  在中国科大,从1959年到1964年的五年时间里,营级干部转业军人出身的孙克老师任我们高分子系5910级的年级主任。五年时间里,她和全年级一百多位同学就像母亲和孩子般相处 ,陪伴呵护我们健康成长。

  记得1960年第一学期一开学,学校要求在各个班级组织一场回乡见闻畅谈会。同学们响应号召无遮无拦地把自己在假期里的回乡见闻和盘托出。组里一位农村同学大谈特谈乡里干部谎报产量,又按虚报产量卖余粮,干部多吃多占,弄得家乡饿死人的事。正好孙主任在旁听,组里同学真为这位同学捏一把汗。因为上世纪50 年代末的极左思朝和“拔白旗”运动令人难忘,大家担心这位同学会挨整。

  但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事后得知,孙主任在班干部会议上情真意切地说,同学们讲的是实话,没有恶意编造,这是对学校的信任。不要抓辫子,打棍子。要爱护和保护同学。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或许是学校的主张,但年纪主任的观点、认识和如实反映情况无疑是第一位的。

  困难时期是多事之秋。大家营养不足,浮肿病普遍,不算什么大事。偏偏在这时一位女同学心脏病犯了,夜不能寐,急的大家没办法。孙主任知道此事后向学校反映,由学校出面联系这位同学住进了亚洲学生疗养院。查明是心脏二尖瓣狭窄,在疗养院做了手术,疗养。毕业后,这位同学结婚生子,前几年才过世。无独有偶,后来我们班又一位女同学,暑期将近,得了肺病。孙主任照样办理,让这位同学在亚洲学生疗养院治好了病,修养一段时间,假期过后回到班里,没有耽误学业。

  我穿的棉裤,裤裆和膝盖没有了棉花,在北京的冬天,天寒地冻,风沙弥漫,实在冷得受不了。但是根据我的家庭经济情况,我实在不好意思申请补助。孙主任知道了这件事,向我了解情况。我如实讲明,父亲收入在当时不算低,但家里兄弟妹妹六个,加上继母不善操持,家里日子过得紧梆梆的,每月只给我13元钱,交了12元5毛伙食费,只剩5毛钱,这就是我的全部生活开支了,没有钱添置棉裤。孙主任知道情况后,批准给我补助一条新棉裤。此事令我十分感动。孙主任实事求是的作风可见一斑。

  因为申请入党,靠近组织,经常向孙主任汇报思想。她教导我要从思想上入党,要对党的事业有深刻认识。尽管直到毕业,我也没有能入党,但我始终牢记孙主任的教导,一直要求进步,终于在从美国进修归来后的1985年12月26 日毛主席诞辰这一天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学校南迁之前,我回北京探亲,去学校探望。知道孙主任要陪同夫君去陕西临潼疗养。我和李庭秀老师去政治学院孙主任家探望,顺便帮助打包。孙主任的夫君是政治学院后勤部长,属将军级干部,住的虽然是将军楼,但家中陈设十分朴素。打了约十个行李包,就没有什么东西了:所有“硬件”都是学院配置的。孙主任一家的俭朴给我留下深刻影响。

  学校30周年大庆,我有幸在合肥再次见到孙克主任。她还是那样健康,那样健谈,那样慈祥地询问同学们的情况;还是那样诲人不倦。

  几十年过去了,孙克主任那朴实无华,实事求是,慈母般关爱我们的形象仍深深地铭刻在我心中。  

      (原标题:郑远洋(5910):母亲般的年级主任孙克老师)

   (郑远洋,曾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习。)

附件下载: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