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院友文稿
赵启正:为何百年才能树人
文章来源:朝闻天下 发布时间:2015-10-16 【字号:

  2015年8月20日至8月22日,由君学中国发起,生态圈及君学中国联合主办的第三届820中国民办教育节在上海隆重举行,全国教育界专家、学者、媒体人及教育机构领军者等2000余人汇聚一堂,中国民办教育的热点话题展开深入探讨。本次为大家分享的是原国务院新闻办主任、上海市前副市长赵启正先生在本届820教育节上的致辞发言。

  大家下午好! 

  在吴大使后面讲话是很困难的,因为他的讲话既有丰富的内涵又极其生动,我们听了收获都很大。我次参加民办教育节,各位新闻同志问我,有没有官方教育节,我查了一下,没有,只有教师节。所以,我们教育节的含义可能比教师节还要广,它包含了教师也包含了学生,也包含了我们教育方法和教育机制以及我们创新的教育模式,所以这个节内容极其丰富。

  我想谈的是我们中华民族振兴梦的核心问题是什么?我们经济要振兴、精神要振兴、文化要振兴。我觉得比较重要的也是比较困难的是文化的振兴,因为文化的振兴是人的振兴。我们改革开放30多年,眼看着我们的国民生产总值到了世界第二,眼看着再过十年二十年有可能到世界。但是我们文化找不出来那么多数字,或者说找不出来那么多标志性的描述来看出我们有多少进步,因为文化的进步是很难的。

  文化是什么?这个题目很难回答,大家可以找很多的定义,有人说有200多个,比较有名的有三五个,但他们回答的不是文化是什么,他们回答的是什么是文化。什么是文化?我们人类积累的各种知识是文化,我们的风俗习惯是文化,我们的信仰是文化。我们现在说文化走出去,我们想着往往是我们的图书走出去,我们动画片走出去,我们的经济走出去。其实文化走出去更多的表现在人的走出去,人在国外我们的言行表现的是中国的文化,文化与人的关系是如影随形,人到哪里,文化到哪里。

  现在每年出境的人数是1亿多,并不是都到外国,到港澳台不算的话,到外国是2500万人。在文革前我们一年出国的人数只有1万人,现在是2500万人,2500倍。因此你无论在法国的铁塔下,你还是在东京湾还是在圣彼得堡,到处都听见中国人的声音,我们中国人说话声音大,中国人到哪都表现出来。声音大没关系,我们的声音是不是那么好。去年全国、全世界旅游的十大坏案例,两项是中国人创造的。我们在外国横扫法国巴黎的老佛爷百货商店,到日本把马桶盖买光了,现在知道马桶盖是中国设计,中国生产,是挂上日本的商标。

  比较近听到一个故事,叫做土豪的故事。一个有钱的中国人说了,他说这次到美国我很痛快,到处不让吸烟我吸,吸一次120美元的罚款,没关系,罚了咱们有,还吸,一共罚了我2000美元,这次痛快了,我还是吸了烟罚了款。如果这样的中国同胞多了,人家会喜欢中国人吗?而他怎么养成的这样的傲慢,这样的坏习惯,也许是家庭,也许是社会。但我肯定他没有上过一个好的小学,一个好的中学,他才养成这样的坏习惯。

  一个伟大的国家,首先人民要伟大,我们人民受到了尊敬,我们国家受到了尊敬。文化必须不断地创新,文化不是化石,不是越古老价值越高。那么人更不是文物,人要随着时代去创新,要随着时代去进步。所以我们要求我们教育要进步。

  中国的教育一向以国营的学校为主,叫国立大学。刚解放的时候有国立清华大学,国立北京大学,不加国立的是私营的。虽然私营的少,但是这几年振兴了,对此我们抱有一些期望,我们国家教育的模式太单一,用一个教育大纲,我们小学生、中学生、大学生加起来是两亿,我们用一个模子去造跟塑料娃娃一样,难以出现出类拔萃的人才。

  民营教育可能受的约束比较小,也许不需要接受一个统一的教育大纲或统一的课本,所以这样也许便于我们两亿多学生出现各式各样的人物,我想这是对我们民办教育的一种期望。

  教育界都知道一句话,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我在上学的时候知道这句话,我不懂为什么百年树人,我们一般已经活不到一百岁。后来我懂了,教学传承,你的老师好,你的老师的老师也好,为什么名校有传统,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所以我们民族品质的传承,我们的文明普遍化不那么容易。一个过马路闯红灯70年代改不过来,我们指望三年五年改掉我们的毛病吗?我们经过两个一百年到本世纪中能够达到全面小康的水平,但是我们文化素质却不是一百年能完成的。

  我曾经说世界上有一本书很厚很大,叫“中国读本”,我们每个人是其中的一页。一个外国人认识我们不会读13亿页,只认识其中几个人,这是中国人了。正好这几个中国人勤奋、好学、助人为乐,这是中国人,勤奋、好学、助人为乐。正好这几个中国人在人家的古迹上刻到此一游,吸烟不怕罚款,这是中国人。所以,我们13亿人做好一本13亿页的中国大书,靠谁?靠社会,靠老师,这是我们对民间教育的拜托。谢谢!

    以上内容选自第三届820中国民办教育节演讲实录   

  (赵启正,曾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近代物理系核物理专业学习,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原主任,现任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院长。) 

        (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附件下载: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