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院友风采
王淀佐院士:选矿,不留神就一辈子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网 王坚 发布时间:2021-05-28 【字号:
 
王淀佐院士在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接受媒体采访  新华社记者 金立旺摄

“要实现工业化,若只有钢铁,没有有色金属是不行的。”已是80岁高龄的王淀佐院士,谈起有色金属选矿事业重要性时仍激动不已。

15岁接触选矿,至今已65载。用王淀佐的话说:不留神,就干了一辈子。

2010年,王淀佐荣获国际矿物加工大会终身成就奖,成为首位获奖中国人,全世界也仅有6人获此殊荣。

“咬定青山不放松”

天然矿产资源,特别是有色稀有金属矿产资源,既贫又细又杂,需要经过选矿富集分离,才有应用价值。通常做法是,研制化学药剂,将有用矿物成分与其他矿物颗粒分离,是为“泡沫浮选法”。

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选矿人才匮乏。1956年,党中央号召向科学进军,仅在沈阳选矿药剂厂参加过短期技术培训的王淀佐,边工作、边复习,考入长沙中南矿冶学院。

如何找到好药剂,提高选矿效率,王淀佐为此毕生钻研,最终在矿物浮选理论等领域做出一系列开创性贡献。

为什么是王淀佐,而不是别人?

“咬定青山不放松”,王淀佐说,他喜欢郑板桥的这句画竹题诗。选矿,浮选药剂是关键。但研究者开发新药剂,却用老式的“炒菜式”方法,即把各种结构相似的化学品逐一试验,或者混合组配试用,不仅试验工作量巨大,而且常常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我想要发展一套浮选剂结构和分子设计理论来指导药剂研发。”王淀佐说,而现实的困难是,要探索这个科学奥秘,除必须了解前人工作外,还需掌握有机结构化学和量子化学知识,而这些都是课堂没教过的知识。

上世纪70年代,学术交流比较闭塞,中文的参考书很少,研究工作往往是独自摸索。为了解决这一难题,他一扎进去就是几十年,常常冥思苦想,废寝忘食。

由于长时间过度用脑,王淀佐40多岁时经常偏头痛,并且越发严重。直至近60岁,通过治疗和自我保健运动调节,病痛才慢慢缓解。

科研探索,永无止境。

上世纪90年代,国际上开始兴起用生物学方法找矿的先进技术。当时,已经60多岁的王淀佐嗅到了方法的革命性变化,他带头跟进学习。最终使我国迎头赶进,成为该领域的重要研究阵地。

“我认为有必要、有条件研究的课题,一旦入手,不轻易放下,不见异思迁。”王淀佐说,自己从事的浮选药剂、浮选电化学、浮选溶液化学等题目,都是前后坚持了20年甚至30年,才完成的。

“任尔东南西北风”

大跃进时期,炼钢铁的土高炉遍布全国。

针对土炉炼钢弊端,王淀佐指出:炼钢对温度要求很高,烧煤是不行的,要烧焦炭,而且一定要鼓风。我们还要解决耐火材料问题,因为炉子没有耐火性,钢是炼不成的。当时虽然挨了批评,但王淀佐仍坚持自己的见解。

“‘任尔东南西北风’,我坚信科学技术、知识创新对人类发展、国家建设的重要价值,人民需要